首页&苍产蝉辫;&驳迟;&驳迟;&苍产蝉辫;抗“疫”我担当

召之即来、来之能战的老兵
时间:2020-04-03| 编辑:周利勇|【

  本报通讯员 于宗鹭

  “昨天下过雨后路上泥多,才跑了几趟车就脏了。”3月24日上午9时,河钢石钢司机班司机卢建富在新基地的路边,手掐着水管冲刷着他的“爱车”。算起来,他已经在新基地值班1个多月了。

  2月下旬,新基地项目经审批合格开始复工。按照上级要求,该公司需要在短时间内迅速召集大量施工人员开展复工工作。为确保疫情防控无疏漏,所有参建单位到岗职工必须到指定医院进行身体检查,确认身体健康后才能开展工作。为此,该公司决定设立专车,安排专人驻扎新基地,专程接送各参建单位的职工进行体检。

  “我的父母在老家,孩子也大了,没有后顾之忧,我去最合适。”听到消息后,卢建富没有多想,主动请命前往新基地。身为一名共产党员,又参过战、抗过洪的退伍老兵,“危急时刻我先上”“勇于战斗”的作风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骨子里。

  于是,从天刚蒙蒙亮的清晨,一直到繁星与路灯争辉的深夜,在矿区的马路上,人们总能见到一辆印着“石钢班车”标牌的大巴车平稳地行驶着。由于短时间内参建人员集中到岗,高峰期卢建富一天就要往返奔波30多次,常常饭顾不上吃、觉也没时间睡,就连上厕所都是瞅着职工们去体检的空档来完成。那段时间,卢建富每天早上7点发车,晚上十一二点下班,有几天甚至守到深夜两点多。这一守,就是30多天!

  1个多月的时间,卢建富没有回过家,出发的时候连替换的衣服都没带,直到家里人拜托厂里的同事把他替换的衣服捎到新基地,他才换下早已充满汗味、都有些发硬的脏衣服。原来,为保险起见,河钢石钢为他和其他工作人员配备了防护服,但由于防护服密封性好、不透气,成了一个小“温箱”,每天开上车过不了一会儿,他的衣服便会被汗水湿透,然后又被体温烘干。就这样,湿了干、干了湿,没几天下来,他脱下的衣服就可以自己“站岗”了。

  因为上厕所穿脱防护服很麻烦,会耽误时间,所以卢建富就自行减少了进食和喝水的量,以降低上厕所的频次。由于出车不规律,错过食堂的就餐时间更是常态,他就抽个空泡一袋方便面凑合……

  家里人很担心他,女儿甚至多次做好饭菜要带来看望他,但卢建富总是以单位隔离不能随便进出为借口,拒绝女儿的请求。“每天接送的人很多,各种情况都会有,为保险起见,还是自我隔离为好。”卢建富深知自己的工作具有一定的危险,但他却从没想过退缩。“越是危险关头,越应该冲锋在前。疫情不退我不退,只要公司需要,我肯定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!”说这话的时候,卢建富昂首挺胸、身姿挺拔,像极了一名随时准备冲锋的战士。